今日推荐

王锡苓等:新闻传播教育中实证研究方法课程的调研和思考

作者:王锡苓 贾伟群 杨雪鹭 642 发布时间:2019-11-28

在我国高校新闻传播教育中,为学生开设实证方法类课程成为共识,很多高校都加大在该类教学的投入,如引进师资、举行各类研究方法暑期培训班等。然而,由于多种原因,这类课程在我国高校新闻传播教育中仍然不是十分普遍,即使开设了相关课程,也因为课程的难度、跨学科性等因素,开设较为齐备的课程(包括研究方法和相应的统计学课程、软件操作类课程)的高校并不多。这一类课程的教和学存在哪些问题?他们的需求是怎样的?同时,在当下融媒体时代,大数据技术为新闻传播教育带来了巨大的应用空间,也带来一定的挑战。这些问题该如何应对?本文基于对浙江、北京部分高校的调研,对实证研究方法类课程教学存在的问题、学生认知、态度进行分析,提出了有针对性的对策建议。

一、实证课程教学面临的问题

此次调研了浙江大学、中国传媒大学、浙江理工大学、浙江传媒学院新闻传播学科的部分师生,尽管调研对象所在的高校类型、生源质量、师资水平均存在一定差异,但通过与浙江大学、浙江理工大学、浙江传媒学院三所高校教师的访谈发现,目前三所高校的实证方法类课程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带有一定的共性,即教学课时不足、学生基础知识参差不齐、师资匮乏等。

1.课容量过大、课时不足

实证课程的学习不仅需要老师条分缕析地讲授,更需要学生走出课堂,将所学知识用于实践,在实践中增强自身的研究能力。较大的课容量使实践教学的开展受到束缚,一方面影响学生在实证课程中实践锻炼的机会,并最终影响学生对实证知识的掌握与应用。浙大的黄老师提到,如果课容量较小,每位同学在课程实践中所做的事情与得到的锻炼就越多,最终学生们学到的知识也越多。另一方面,过大的班级容量也为授课教师对学生的指导、作业的批改增加了压力,减损了教学中反馈机制的效果。

实证课程体量较大,目前均存在课时量不足的问题。一方面导致实证研究的教学内容被大量压缩,课程教授的广度受到限制。另一方面,课时量少会使实证课程难以深入,很多研究方法的讲授大多蜻蜓点水、一笔带过,难以做进一步的探析。此外,多名教师均认为研究方法的学习需要大量的实践练习,而课程周期短,致使学生难以完成完整的实践,从而影响实证课程的授课效果。

2.学生基础参差不齐

相较于其他类型的课程,实证课程要求一定的思维逻辑训练与统计等知识技能的训练,这种连贯的训练对学生有较高的要求。多位老师在实证课程的授课过程中发现,尽管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但学生的基础仍存在参差不齐的情况,这一情况在硕士生中较为普遍。有些学生在本科的学习过程中,从未接触过研究方法,这使其在研究生阶段开始学习实证课程时难免觉得吃力。学生除了在基础知识的积累方面存在差异外,学术素养基础也参差不齐,有些学生对学术兴趣深厚,便会积极主动阅览优质学术论文,积累实证研究知识,提高自身学术素养。但也有学生学术素养基础薄弱,“研究生阶段的深造主要为以后的就业镀金,没有心思读书”。

3.师资匮乏、现有教师教学精力不足

前文所说的课时不足,一方面与培养计划有关,但也受限于较为薄弱的师资力量。优秀且有能力讲授实证课程的老师较为匮乏,这是多数高校面临的窘境。浙大韦老师谈到,研究方法的学习虽然仅有量化和质性两门必修课,但随之分化出多门方法类的选修课,浙大在此类课程的设置上仍十分欠缺,这主要受限于师资力量的不足。

目前高校多以科研成果作为教师的绩效考核,对于教学任务缺乏严格的硬性指标,这也导致老师难以在授课上投入过多精力,此外,一些行政事务同样分散了教师的精力。浙江理工大学的李老师提到,每带完一轮学生,批完作业,提交成绩,马上就要开始下一轮的授课,时间衔接紧密使教师难以有充足的时间总结教学经验,思考如何完善课程。

4.教材、教学设备不足

教材过时,难以找到合适的教材是不少教授实证课程老师面临的突出问题。这一方面是因为优质教材较少,教材的可选择性有限;另一方面与知识更新过快,教材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变化有关。同时,多数高校没有配套设备和实验室,教师授课受到了影响。

二、对策与建议

1.完善实证类课程体系

调查数据显示,目前面向新闻传播类学生开设的实证类课程主要是社会调查研究方法、传播研究方法、基础统计学和数据新闻制作,通过此类课程的学习,学生能够较为全面地掌握基础的定量研究方法和质性研究方法。然而,实证研究作为一种方法论体系,蕴涵着深厚的哲学思想,其奠定了研究的思维方式并决定了具体的操作化规程。调查发现,超过80%的学生希望得到实证思维的训练,这一数据说明实证类课程的需求十分庞大,如何科学设置这类课程体系显得尤为重要。

媒介环境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新技术不断涌现,培养适应时代变迁的专业人才,新闻传播教育就要与时俱进,这也为实证研究课程设置提出了新要求。问卷调研显示,有81.9%的学生认为在新的媒介环境下开设实证类课程意义较大,有必要新增包括数据挖掘及可视化、区块链、人工智能技术、深度学习等前端技术课程,以及C语言、R语言、Python等编程类课程。

2.丰富实证类课程教学方法

本次问卷设计了对实证类课程建议的开放题,同学们踊跃作答,通过NVivo对答案进行编码分析,“实践”教学成为高频词,具体表述为“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在实践中理解知识”等。实证类课程知识本身具有较强的实操性,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有助于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和掌握。在未来的教学中,教师不仅要在课堂上“结合实际案例讲解”,更应加强对实践环节的重视,在实践环节为学生提供更多帮助。

3.充分利用网络资源

网络上的学习资源浩如烟海,慕课、微信公众号、知乎等平台不乏实证研究方法的相关知识,成为学生拓展知识的重要来源。调查显示,91.1%的同学认为参加课外培训对实证类课程的学习有所帮助,有助于其开阔眼界、掌握技能、丰富知识。教师可在教学中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提供高质量的课外学习资源。

4.把握专业特色,因材施教

新闻与传播学各专业之间的差异性是不容忽视的,应根据各专业的需求合理设置安排实证类课程。教学者应仔细研究各专业的培养方案,将实证类课程有机融入本专业的教学体系中,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改善实证类课程的教学效果。

为避免学生基础参差不齐导致的教学难问题,可以考虑在师资允许的情况下采用“必修课+选修课+讲座课”的方式,打造“初级入门+中级+高级”的系统化课程:面向新闻学院本科一年级全部专业开设内容分析法、问卷调查法、深度访谈法等实证研究基础课程,帮助学生塑造实证研究的思维能力。面向本科二、三年级学生开设量化研究选修课与质性研究选修课,讲授有一定难度的研究方法,引导学生以实证研究的思维与方法打破知识间的壁垒,鼓励学生将实证研究方法充分运用到生活、研究之中。此外,邀请该领域专家学者和从业者开展讲座,扩展学生的知识眼界、激发学生的求知欲。

5.进一步激励学生在课堂之外的实证研究方法实践

作为“全国新闻学与传播学教学创新项目”和新闻学院夏季学期学生实践项目,“子牛杯”调查征文比赛的开展与实证研究方法的实践有着不可割舍的联系。学生运用实证研究方法课程所学的知识深入了解社会、认识社会、为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并取得一定成果。但如何能让学生的实证研究不止于“子牛杯”却是值得考虑的问题,这就要求必须扭转学生对于“实证研究方法只适用于研究”的误解。学生尽早地与业内的实践环节接轨并在课外的业内实践中充分运用课堂所学,了解并把握传媒行业的发展节奏,需要学校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实践研究机会,鼓励学生参与到广泛的新闻传播学课题研究之中。这不仅反哺于学生课堂所学,也有助于学生尽早地正确地科学地对待自己的职业规划。

6.大数据对于实证课程的影响

访谈对象普遍认为,大数据与传播学之间存在天然的密切联系,大数据将是实证研究发展的一个方向,但如何利用大数据把实证研究发展的更好,是一个需要不断深入探讨的课题。大数据涉及的隐私问题,是在实证研究过程中需要注意的。同时,也有被访者指出大数据的有关研究更要求研究者(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拥有扎实的实证研究基本功,而这也是目前最为薄弱的环节。

未来新闻传播学教育中的实证研究方法课程,要立足于当今的媒介环境,放眼未来,将数据挖掘和可视化、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等前端技术和编程基础知识融入教学体系之中。

作者单位:王锡苓,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贾伟群、杨雪鹭,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2018级研究生。

(编辑:尚新英)